慎fo。
写的东西不能算cp向。
爬墙速度一流。


阿尔弗雷德在一片漆黑里睁开了眼睛,那就像一个开关,整个机甲内部的灯都倏地亮了起来,像他和马修十五岁在温哥华度过的那个惊喜的圣诞夜,当他们打开门,骤亮的人造暖光和圣诞树五彩缤纷的彩灯熟练而又温和地把他们俩包裹在一起,壁炉旁的姜饼又甜口又让人嘴馋。
那时候海岸线可不需要什么机甲猎人呢。“怎么回事?”英雄先生咕哝着,却在脑内联系不上事件任何的前因后果。“怎么回事?”他再次低声嘀咕了一次,并且终于开始注意机甲内部的情况了。
他首先发觉自己是控制右半边的那个倒霉家伙,穿着那套实用性不高的灰色传感重铠,并且头盔上的钢化玻璃上已经覆了层自己呼出来的热乎乎的水汽了。而他的搭档,显然并不比他的状态清晰多少,对方那...

Prototype最佳

第一人称。米诞贺。没打完存一下,就不打标签了。问问这样的风格会不会显得废话很多很拖沓?


“(。・∀・)ノ゙嗨,我是阿尔弗雷德!”

“...呃,你可能需要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儿那么烂啦,和冻鲑鱼的肉泥黏糊糊,而且一团糟。事实上,我很久没有尝过这个啦!我的确会有点儿想它,在这种时候,就连下水道里挖出来的豌豆泥尝起来都会有蓝莓果酱那么棒的味道。”

“当然啦,我也很久没有尝过蓝莓果酱了。我们不该讨论这个的,这会让所有人和我的肚子都变得很难过的。让我们回到故事上吧——它真的太长啦,咱们要是不现在就开始,也许英雄会赶不上在晚间第一班巡逻前讲完这个故事,那可真的太扫兴了。”

“当一个超能力...

睡眠不足。

看了微博开的脑洞。完全处在布鲁西宝贝状态的一只本蝙喵和他的小记者。
只是想苏布鲁西宝贝,有点失败。

布鲁斯韦恩,一只懒洋洋的黑色的长毛大猫。顶着一头胡乱翘起乱发的哥谭王子,抖了抖两只尖耳朵趴在落地窗前的办公桌上昏昏欲睡。
“………布鲁斯,我们等会儿还要开会。”
克拉克站在办公桌旁,看着对方因睡眠不足而发出懊恼的咕噜声,布鲁西宝贝的形象似乎岌岌可危,未经打理的刘海寥寥散在那双阴沉的金棕色眼睛前。
布鲁斯眯着眼睛上半身贴着桌面长长地呼出气,两只猫耳朵折下来贴着头部轮廓。睡眠不足的大猫连动动嘴皮子找些漂亮话搪塞过去的心情都没有了,他半阖着眼皮皱了皱鼻子完全不负责任地回应,甚至开始暴躁地龇起两侧的尖牙,克拉...

Wings.

龙骑英X上古龙米。
或许会有其他的米相关cp。只为了苏英,没别的想法。
很狗血的剧情有。

阿尔弗雷德冒冒失失地在黑森林里迷失了方向。

他埋怨着自己的哥哥总能在不经意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金色的龙拖着尾巴在潮湿黑暗的树底下折起翅膀,从嘴里吐出个电光噼里啪啦的小光球给自己照照路,小心翼翼地提防着引燃了这一大片古老而又神秘的黑色森林。

他没敢扇开翅膀从这片森林泥泞的充满枯枝残叶的沼泽地上挣开来,树与树之间的黑色的叶子比苍鹰的被毛还要蓬勃紧密,那些嶙峋的黑色的细枝被它们脆弱地包裹其中难以分辨。

好心的龙想,我还是别伤害这些生长了那么久的老家伙的好。

亚瑟柯克兰,鬼影海岸边山崖上那幢庄园里最尊贵的主人...


     没必要忍受大都市清早汽车鸣笛的不友好,但安家在海滨游乐园里的一个改装集装箱里并不意味着日子会好过到哪里去。
     勤奋的工作人员早上八点十五分准时挂起彩带拉开大门,冰淇淋车的音乐和小丑乐队的鼓声很快就响起来,接下来接踵而至的就是喧闹的人声,过山车轨道痛苦的咔吱咔吱声,棉花糖机和鼓风机甜蜜腻人的呜呜声,最后就是他不得不在八点半从他的被子里爬起来,开始他作息规律而没有意义的一天。
     基尔伯特不带姑娘回家过夜。他现在无所事事常去吧里灌几杯啤酒,而他本人也承认自己的...

基本上是不写带cp向的东西了,尽管还是厚颜无耻地在吃粮…(啥)
以后估计写的都是亲情向或者角色中心的一些东西,觉得还是先说一声比较好…

自己给心里的杰森加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定.OOC有.

杰森养了两只狗,还有一只叫科波特的企鹅.

那日常大概是这个样子:

杰森从床上翻下来,他感觉脸上又干,又有点儿黏糊糊的错觉.他拖沓着步子到洗手台前抹了把脸,像只淋湿的狗甩毛一样抖起自己的脑袋.毛玻璃一样的视野内终于如他所愿地清晰起来,他才发觉脚边跟着一大一小,两只和自己一样,睡眼惺忪,饥肠辘辘,毛发蓬乱的狗.他拍拍两只狗的脑袋告诉它们他现在会去弄点儿吃的,但拉起的浴帘后不合时宜的拍水声让他的动作卡在曲膝的十五度的时候.他感觉被零下几摄氏度的冰块力达千钧地砸了整整一脸,脑袋清醒得能背诵出整整一章节的莎士比亚诗歌.他放轻脚步靠近浴帘,然后深吸...

无题.

简介:二战时期,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作为普通士兵前往法国作战.

01/

卡车车厢昏暗的封闭空间里只剩下分不清日夜的颠簸,抱怨声像发酵的面团子一点儿一点儿涨大,挤得人喘不上气儿。亚瑟柯克兰惊醒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把他的脑袋靠在怀里那把李-菲尔德步枪上,咂巴咂巴嘴睡得很香。

亚瑟微微扬起脑袋,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酸痛脖颈使他这样做时稍有困难,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对着黑乎乎的车厢顶板挤出一个微笑。

很快他们就将要到达法国,能睡个安稳觉的日子越来越少。亚瑟有的时候觉得他的心跳就跟着开往巴黎的卡车轮胎与路面磨蹭的细小声音一起,变得缓慢而且模糊不清起来。

我们为国家而战。我们为正义而战。

很多次亚瑟都...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